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开国大典中他在天安门广场执勤

2019-10-08 22:40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责任编辑:郭莎莎
字号  分享至:

新中国成立70周年,88岁的乔长煜站在天安门广场的国旗下,郑重地向五星红旗敬了一个礼。70年前的开国大典上,他站在同一个地方,守卫着群众的安全。

乔长煜是共和国第一代人民警察,回忆起70年前天安门广场上的场景,他情绪依然激动:“你们也许体会不到那一代人的感受,新中国,是在跨越了炮火、战乱和欺辱后成立的!”

老人说,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他亲历、见证了很多大事。比如1984年的大阅兵、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唯有开国大典时的每一个画面都忘不掉——

“那是我一生的荣耀!


“我本想扛起枪南下”

第一次见到乔老,是在老人家中。虽然年近九旬,腿脚也不太方便,但他精神矍铄,走路也坚决不用人扶。他从柜子里翻出几十张老照片,黑白的,彩色的,亦或经过翻拍再加工。

这些照片记载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代人民警察的身影,私藏着老一辈民警的独家记忆,有故事,有温度。

1948年,乔长煜从东北来到北平。那年他17岁,在北平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进步青年组织,负责大街上发传单,号召市民凝心聚力,早日解放全中国。谈起曾经少年,老人用手比划起大大的弧线:“那时候书没读几本,却满心想着解救全人类。”

解放的炮响一天天临近北平城。1949年1月31日,解放军入城接管防务,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乔长煜的任务是在天桥到珠市口一带巡逻,沿街维持秩序、防止混乱。对于一个热血青年来说,当时只想拿枪扛炮,当个真正的英雄。

“只负责外围工作,心有不甘的。”老人回忆着,“当时,我的想法是扛起枪南下,消灭反动派,但是北京工作需要,就留下了。”

4月底,乔长煜被分配到北京市公安局内六分局第四派出所工作。第4派出所管辖北池子中部以东、北河沿以西这一小块地方。他未想到的是,正是在这个地方,一个人的命运,会与新中国的历史紧密相连。

乔老拿出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说:“这张是我保存最早的一张照片,拍的时候是1949年9月份。蹲着的那个是我,穿的是第一套人民警察制服。当时刚发给我们,大伙儿非常高兴,正在穿的时候,一个积极分子路过,他看到我们穿着新制服挺高兴,就主动给我们拍了这张照片。”

北平刚解放的时候,社会治安还很混乱,白天就可以听到枪响。复杂情况下维护社会治安和团结群众,是派出所最重要的两项工作。

“那时候我也年轻,晚上,就一个人住在派出所里面,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我革命积极性强,根本不存在怕苦、怕死的心理。”说到这,乔老精气神十足,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当年热血青年的时代。

18岁的乔长煜,稚气未脱,从一开始走访辖区时红着脸不好意思和群众说话,到和群众打成一片,乔长煜在不断地成长。他一有机会就跑到分局,跟着分局同志学习怎么办案、处理问题,有了老同志的帮助,工作顺利了很多。乔老说:“因为我们进城的时候,秋毫无犯,老百姓非常支持民警的工作,遇到问题就主动到派出所向民警反映情况,切实解决了很多问题。”

6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决定: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开国大典。

9月30日,乔长煜接到通知,自己有幸在派出所的20个人当中被选中,带领辖区30名群众进入天安门广场参加开国大典游行。

“如果发生危险,

牺牲性命也要保护群众”

“北池子距离天安门并不远,可我好像走了很多年。”参加开国大典的每一个瞬间都深深印在乔长煜的脑海中,70年岁月里,他时常回味。

“接到这个任务,我激动得差点跳起来。这30个人也像过年似的,把新衣服都找出来,因为翻身解放了,高兴啊。”70年过去了,再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乔老依然难掩激动之情。

10月1日这天中午,乔长煜和群众在派出所集合,12点整,一起出发去天安门。而此时,更多的人民群众也都从天安门广场的四面八方赶来。

到达广场之后,大家情绪高涨,在等待着开国大典正式开始的同时,各个方队拉起了歌,这个队唱完那个队唱,会场显得尤为热闹喜庆。

快到下午3点时,《东方红》的乐曲奏响了。大家知道,是毛主席来了。群众们望着天安门城楼,高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有人把帽子扔起来,有人鼓掌,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3点,最庄严肃静的一刻到来了。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广场上一下子沸腾了,大家都跳起来,欢呼,鼓掌。

“在我这一生来说,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那个激动人心的场面,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乔老说。

阅兵结束后,群众开始游行。当时天色已暗,长安街华灯初上。过天安门是大家最激动的时候,因为可以看到毛主席。

当看到毛主席和大家挥手致意时,群众们都不走了,固定在那里。乔长煜在队伍中,望着城楼喊“毛主席万岁”。等到他回过头来一看,队伍已经不成型了,就赶紧组织大家过了金水桥,原本没几步的路程至少走了一刻钟。

“我的任务是保护群众的安全。因为当时中国还有部分地区没有解放,要防止敌机来骚扰破坏。我当时跟大家讲,万一敌人的飞机来轰炸,大家要就地卧倒,不要慌,不要乱。如果群众那里发生危险了,牺牲生命我也得保护群众。”

乔老平淡一笑,说,“好在平安无事。”

“如果没有新中国,

我能在天安门站岗吗?”

1991年初,乔长煜从北京市公安局离休。

他见证了公安队伍70年的发展,每每回忆起身穿警服的岁月,总是说,“能当一辈子人民警察,是我最大的光荣。”

建国前,在他们接管北平的时候,纯粹是接管了一个“烂摊子”,枪支就旧的、坏的、破的,子弹出不去,枪栓拉不开。民警一般只经过短期的训练就马上上岗,相当一部分人像他一样,只能边干边学,边学边干。

回忆当时派出所的生活,乔老感叹“真是不容易”,没有自来水,喝口水靠送水车来回送;没有下水道,只能用旱厕;没有食堂,吃饭要骑上20分钟自行车到分驻所。那时候能吃上碗肉沫炒白菜或炸酱面就算是“打牙祭”了。窝头、咸菜、臭豆腐则是日常的标配。“随着祖国发展越来越好,民警的办公条件也好啦,我们看着很欣慰啊。”

“70年了,我们的人员素质有了很大提升,装备也越来越先进。现在提出来政治建警,改革强警,科技兴警,从严治警。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民警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比我们干的更好。”乔老语气坚定地说。

经历过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时代,乔老满怀感激,他说没有共产党就不可能有他的今天。

“在我最彷徨的时候,是党给我指引了方向,培养我,还把我放到这么重要的岗位。所以,我这一辈子都热爱公安工作,特别是一提到,保卫党中央,保卫人民群众安全,就特别有自豪感,就总觉得,我这一辈子不白活。”他说。

离休后,乔老喜欢摄影。虽然已是88岁的高龄了,每每参加党支部活动,他都会给大家拍照。

十一前夕,他来到天安门广场,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70年后的新中国。“共和国70岁了,我也老了。可我总想在10月1日那天去天安门看看,穿上那套没有警徽的老警服,去拍张照。”

回望过去,当了一辈子民警的乔长煜总以“走过平凡的一生”评价自己。不过会反问:“如果没有新中国,我会在哪里呢?可以到天安门站岗吗?”

相关报道

戴跃兵被强制遣返回国!

戴跃兵归案后,积极退还贪污所得公款。

借4万被逼写下20万欠条 连云港首例“套路贷”...

被告人杨某某犯敲诈勒索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从警40年,退休前一周他来到这……

“老钱,最后一周了,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