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眼见未必实 小伙用截图骗老太88次

2019-08-19 16:41  来源: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郭莎莎
字号  分享至:

不法分子利用“微信对话生成器”“截图生成器”等诈骗

燕都融媒体记者刘涛实习生王静怡

打开软件,设置好头像和昵称,就能凭空生出微信对话、朋友圈截屏或转账记录来,而且仿真度高达99%以上——在网络搜索引擎及手机应用商店中,“微信对话生成器”“截图生成器”等生成工具备受关注。虽然这些软件注明仅供娱乐,但仍很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进行诈骗。

案例:

一张截图引发大规模谣言

近日,一则骇人听闻的爆料传来:有网友上传图片称,贵州省某地疑似有幼儿园和孤儿院内的儿童长期被成人性侵。该消息一传出,立刻引发了公众和当地警方关注。爆料者发布的聊天截图将事发地指向贵州毕节和凯里,聊天记录中的儿童被性侵的照片更是引起众怒。警方迅速介入调查,微博大V也纷纷转载,事件持续发酵,声讨愈演愈烈。而在消息曝出19个小时之后,整个事件被证实为编造。有网友扒出儿童被性侵照片都是从各处收集来的,警方也证实,贵州并没有聊天记录中提到的“风车幼儿园”,而被当作“实锤”的聊天记录截屏,其中一张的右上角有一红色图标,疑似对话生成器生成。编造谣言的人,不仅涉嫌造谣、传播色情信息,而且侵犯了被盗图孩子的名誉权,更引起了大众的恐慌。

小伙制作支付截图进行诈骗

今年3月,周女士报警称,有人在她的小卖部内利用支付截图诈骗了其母亲周阿婆数月。

周女士和老公开了一家小卖部,70多岁的周阿婆时常替女儿女婿看店。嫌疑人霍某就住在周阿婆的小卖部附近,平时经常在小卖部里买东西。据他观察,这家小卖部经常由腿脚不便的周阿婆负责看店,而周阿婆上了年纪,对手机支付并不了解,每次霍某付款后,周阿婆都只是看一眼“支付成功”的手机界面,就放心地把东西交给霍某了。于是,霍某便起了歹念,通过软件制作了微信支付截图。自2019年1月起,霍某几乎每天都去周阿婆的小卖部里买东西,用假的微信支付截图给阿婆看。不仅如此,霍某还故意将支付金额的数字做大,让周阿婆给自己现金找零。直至3月,周女士准备进货时发现账目不对,询问周阿婆后,才发现周阿婆前前后后共被霍某骗了88次,被骗金额达9000余元。

警方:

信息时代很多人不主动求真

警方介绍,信息大爆炸的今天,在互联网上一张截图就能充当实锤的例子多不胜数。无论是微博还是微信,任何网站都可能成为虚假信息的发源地,但罪魁祸首并不是网站本身,而是某些弄虚作假的界面截图。某些截图内容明显是假的,但多数情况下它们都真真假假虚实难辨,这就极易对人们造成误导。再加上每天大家接收到的信息太多,很多人并不会去主动辨真伪,这也是网络上谣言泛滥的重要原因之一。

调查:

“微信对话生成器”可伪造多种内容

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微信对话生成器”,发现了大量制作微信聊天的网页和APP。虽然它叫作“微信对话生成器”,但其实它不仅仅能够生成微信对话,还能够生成微信转账、朋友圈、零钱余额、新的好友等等截图,伪装功能可谓是相当全面。其中一款“微商截图王”软件甚至打出“微商作图必备神器”的标签,并直接表明软件用于伪造对话和转账记录,其下载次数高达112.5万次。

记者试用了这款“微商截图王”。在使用之前,记者先用微信APP生成真正的聊天与转账记录,再根据真正的记录用生成器伪造相同的内容。记者上传了双方头像、5条对话、1张图片和一条转账记录,从设置头像、创建昵称到生成最终的假截图,整个过程只需要80秒。通过对比发现,制作出来的假截图与真正的截图几乎一样。

无论是“微商截图王”还是其他的生成器,均可设置手机信号、运营商、时间、电量等任务栏内容。除此之外,聊天背景、聊天时底部输入框的模式——按住说话或文本输入模式,这些都可以做到以假乱真。记者还注意到,一些细节甚至也能制作出来。比如,转账详情页面上,有的生成器甚至还标有“微信安全支付”的字样,转账时间与收钱时间也和真正的微信转账详情一样。

律师:

使用假截图行为或将承担法律责任

相关法律人士表示,根据2018年1月1日实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和第二十条,假代购制作假的聊天记录、转账记录,发在朋友圈内作为宣传,该行为涉及虚假宣传。

律师称,假代购对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监督检查部门可以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百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

“如果用截图借助他人身份虚构事实,与用于行骗同属诈骗范畴,构成诽谤造谣。”律师表示。虚假截图生成器为伪造提供了便利,那么这些软件的生产者和发布者要承担哪些法律责任呢?

律师认为,若软件的开发者和发布者本身并无危害他人、社会合法权益的意图,其生产或者发布的软件本身也并非出于违法的目的,且软件中提示了禁止用于非法用途,则一般无法将软件的开发者和发布者与违法行为和违法后果建立直接联系从而要求其承担法律责任,或是只承担一定民事责任。

此外,如果软件的开发者以及运营者对违法活动起到了发起、怂恿、推波助澜的作用,则其应对违法后果承担相应的责任。

相关报道

全国已特赦15858人!出狱的他们究竟是什么心情...

当年,给这个申请特赦罪犯办法荣誉的五个部委,“全都没有了”……

有超人当法官助理的庭审什么样?

从开庭到结案归档,全程仅30分钟,这绝对不是杜撰!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70年风雨兼程 军警三代初心如磐

曹璐祖孙三代人,也从橄榄绿走向了藏青蓝。